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IC产品展示 >

业内如何对待今年五一档? 票房主要品质更重要

  业内如何对待今年五一档?新京报专访导演李玉、陈正道、吕聿来,演员张颂文、郭富城

  票房很主要,但影片品质更重要

  今年五一档,已经先后有11部影片定档,影片上映数量甚至比去年春节档还要多。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在从前一年,因受新冠疫情影响,打乱了很多影片的宣发打算,因此今年的几大电影档期里实际上包容了很多本该在去年同期上映的影片。这个局势并不是很乐观,因为十多部影片扎堆上映只会导致排片拥挤,反而会令每部影片的单日票房降落。同时在一些影片的主创看来,影片的上映数目不该是权衡市场大盘的指标,因在五一档之后、端午档之前,电影市场又会从新进入(例如现在)两到三周的新片空窗期,但或会有部门口碑好的影片票房构成较好的长尾效应。

  而作为影片的主创,他们有的因为“拍了一部比较风格化”的作品,会紧张档期和票房,因为这些会影响到“之后的拍摄话语权”,有的感到观众是否喜欢作品要看“缘分”,还有的认为,作为职业演员,不要太被作品票房稳定影响到创作心态。

  新京报记者采访今年五一档上映影片《扫黑?决战》的导演吕聿来和主演张颂文、《秘密访客》导演陈正道和主演郭富城、《阳光劫匪》导演李玉、《猪猪侠》总制片人等,请他们聊一下自己最新作品的风格以及市场定位。

  《秘密访客》导演陈正道

  希望观众能去看达到电影水平的电影

  陈正道与五一档的渊源堪称由来已久,此前他的《催眠巨匠》和《记忆大师》分辨在2014年五一档及2017年五一档上映,因为这个档期,他也被观众封为“悬疑大师”,今年他带着新作《秘密访客》回归五一档,并且集结了被观众称为悬疑类型作品中的“天花板”阵容(郭富城、段奕宏、许玮甯、张子枫、荣梓杉都在悬疑作品中有拿得出手的角色),让不少影迷倍感等待。但陈正道在接收新京报记者采访的时候直言,这次上映让他非常紧张:“紧张是确定会有的,但这种缓和不是和其余影片的比拟,而是在于我拍了一部比较作风化的货色,观众会不会爱好。电影的票房反馈也决议了我之后的电影能不能拿到资源,以及领有更多的话语权再拍摄一部深挖悬疑类型电影的机遇。”

  他调侃自己已经不再是青年导演,助理都把他的头衔改为著名中年类型导演。一路走来,陈正道相称高产,8年拍摄7部电影、3部剧,堪称统一代中的劳模导演,“当初当导演的心态确切变了不少,做事件、找资源都越来越顺手,有时我调侃自己终于活到了比较有话语权的年事。但我的心态还是年青的,想拍许多不一样的东西,我不断定观众喜不喜欢,但会给他们带来不一样的休会。”再次回到五一档,陈正道说自己以前不太焦急票房,这两年比较焦急,因为年轻导演产出的票房都太好了(笑),但这种紧急感对自己提高仍是有很大辅助。

  作为影迷,陈正道总认为去电影院观影是件典礼感很强的事情,也有不少看到烂片觉得很扫兴的经历,以前他在台湾,要拿到大制作班底、大量的资金来拍一部电影是极其可贵的,很不容易,有时看到一些电影上的不足,他都感慨“假如这个地方再精致一点、晋升一下该有多好”,这种设法也影响了他逼迫自己把《秘密访客》做到极致。他说:“对一部电影在一个档期的票房,我不太会预设,之前的‘大师’系列票房比较不错,是因为观众比较支持新的、少见的类型电影,但作为《秘密访客》来说,不管一些剧情设置上是否有争议,或者是观众和我认知不同,但我的每部电影都用了非常精致、极致的艺术伎俩,以及很迷信的方法做电影,加上很长的后期过程,铆足了劲是因为我认为要尊敬观众,希望他们在影院看的电影,是达到电影程度的电影。当真和精细,就是《秘密访客》的优势。”

  《秘密访客》主演郭富城

  发明一种惊悚美学

  郭富城与陈正道第一次配合是2016年上映的电影《天亮之前》,那时陈正道的身份是监制,却给郭富城留下十分深入的印象:“我非常观赏陈导,他对剧本、拍摄都异常谨严,而且他是念美术的,对美学请求很高,电影中的场景、造型、氛围都很精巧、细心。《机密访客》是他强项的悬疑片子,这次展示的导演技能也成熟、更有层次。由于咱们全片都在韩国拍摄,场景安排、摆设、摄影都无比精准、有心理,塑造出电影一种特殊格调,是一部水准很高的惊悚美学电影。这是陈正道迈向新档次的作品,也是《秘密访客》值得大家看的处所。我也很冀望大家假期能去影院支撑,电影也能有好口碑跟好票房。”

  对五一档的“战局”,郭富城说始终坚持平凡心,实现一部作品当然愿望票房、口碑双赢,但有时候并不必定如愿:“不外,我每次都倾尽心力上演,老是生机有好的回响,我也会留心影评及观众的看法,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够做得更好的倡议。总之,盼望大家支持居心制造的电影,因为完成一部作品,真的不轻易。”

  《阳光劫匪》导演编剧李玉

  偏女性角度,类型上很稀缺

  李玉认为,观众看了喜剧片《阳光劫匪》可能会觉得很离奇,这也确实不是她以往的风格(她曾经执导的《苹果》《观音山》《二次曝光》都有些偏文艺题材),所以临近上映前心境天然会有所忐忑,拍电影的时候仿佛自己什么事都能扛,但一拍完戏你就觉得哪都不舒畅,创作者永远最享受在片场的工作状况,所以上映前会很紧张,因为你行将就要和观众寻找共情的霎时。她笑说自己的电影以往总定档在三月份,这也是她首次进入五一档的角逐:“其实我不知道五一档象征着什么,对我来说这个档期就是过节,我其实不太会去了解剖析档期,过节期间我也会去看其他的电影。其实《阳光劫匪》让我很激动,无论是监制方励先生扛了很多压力来做这部电影,无论是找来真老虎参演,还是对电影不计回报地真挚付出,在我看来这是方励的一次历险,我的压力也许起源于他对电影的无穷支持。”

  李玉也很想晓得观众在想什么,“其实我不太去研讨类型,但我希望做到共享。我一直有个感到,这个电影会选择它的观众,观众也会选择自己的电影,这是个缘分。”

  要谈这部电影能带给大家什么,李玉还是给出了为影片定性的四个字??感情笑剧:“从共识角度来说,这是一个人们和自我和解,并帮助别人、实现许诺的故事,所以我希望这部电影有疗愈的作用,有暖和人的后果。这部电影在同档期里也是一部略微偏女性角度题材的,也会论述很多女性的观点和主意,类型上这一点是这个档期的稀缺。到这个阶段,其实导演应该少说一点,观影是个很私家的体验,后面的所有解读都应该留给观众。”

  《扫黑?决战》主演张颂文

  职业演员不该太留神作品的票房

  张颂文在影片《扫黑?决战》中饰演身份庞杂的县长曹志远,他认为这部电影的气质与人物设定对他的吸引太大了,同时他也在角色中参加了良多本人的懂得,但在他看来,演员在一部成功电影里的功劳大略只有六分之一,票房也不太会是职业演员该重视的问题。“好比《扫黑?决战》的票房忽然爆了到达10亿元,你就会以为张颂文是个流量,极具票房号令力,但他突然下部戏可能票房只卖了60万元,这不是打脸吗?我认为演员不应当太在乎数据,这和演员不直接关联,一个作品里胜利的演员在里面起到的作用只有一小局部。比方一部好电影分成多少个成分:班底剧组、发行宣扬、观众口碑发酵、地利天时人和,档期适当,每个电影都有自己的命,演员的功绩实在很微小,简直不值一提。”

  在张颂文看来,《扫黑?决战》是一部很特别的作品,这是华语电影中首部以扫黑为题材的电影,大家都说这品种型片很难掌握,但你去看看《扫黑》,你会发明,电影还是有很多空间去摸索。

  《扫黑?决战》导演吕聿来

  难在如何做一部不一样的主旋律电影

  “可能观众一听到‘扫黑’这两个字会认为这是一部主旋律电影,这种刻板印象也是我们这次制作的难点,如何做一部不一样的主旋律电影,一部让观众认为难看的电影。最重要是表白对无数扫黑岗位上的工作者的敬意。”吕聿来表示,可能一般庶民生涯中很少赶上相似于《扫黑?决战》里的阅历,但其实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我们希望能把电影做得实在,能让大家感同身受,感觉到跟大家非亲非故。可能在大城市的人很难有这样的领会,然而一些地方真的有恶权势,甚至比电影里讲述的还厉害,不是说不产生在你身上就不存在,对每个当事人来说都是很恐怖的事情,正义需要执法人员来伸张,人们需要执法职员来维护。”

  吕聿来说,或者每个导演邻近上映前都会有紧张的感觉,《扫黑?决战》定档比较晚,预售也开得晚,可能目前在排片上不占优势,但是这确实是一部难得一见的电影,在案例的还原标准上也做了很大的尝试:“其实我也没有想过这部电影可以顺利上映,可能上映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件很难的事请,也很希望观众能去影院感触这部电影,因为这也是跟不少人息息相干的事情。”

  《猪猪侠大电影?恐龙日记》总制片人

  亲子观影刚需是最大前提

  作为五一档中量级比较大的动画电影,《猪猪侠大电影?恐龙日记》(后文简称《猪猪侠》)因有稳固的受众被专家认为票房最可能稳定施展,而出品方、发行方之所以取舍在五一档上映也经由了周密的考虑。总制片人表现:“《猪猪侠》大电影的受众重要是4到8岁的小朋友,他们须要家长陪伴观影,因而影片不能只考虑小友人的假期,还得斟酌家长是否有时光。我们曾经抉择过暑期上映,周末的票房亮眼,但一到工作日就绝对疲软,这对后续的实际排片亦造成一定影响。所以今年五一的5天假期,对《猪猪侠》在前五天票房冲高是有相对赞助的。”他非常看好《猪猪侠》票房,因为长年对动画电视的深耕,《猪猪侠》这个IP形象已经深刻人心:“该片的上风在于所有五一档动画中是最具IP着名度的,在五一亲子观影刚需的条件下,这部电影就是亲子观影首选。”

  事实上,《猪猪侠》制作前前后后花了差未几3年时间,这也是它时隔两年重返大银幕。在前期准备上,我们针对故事主题、背景和内容做了大批的探讨,最终决定采取双IP的模式,将备受小朋友喜欢的恐龙IP融入其中,同时联动《猪猪侠TV系列恐龙日记》的做法,既保障猪猪侠粉丝受众的关注度,也用恐龙元素带动更多亲子家庭的观影兴致:“以前猪猪侠电影,想要寻求大人小孩都能喜欢,所以在故事内容上反而有点束手束脚。这次我们抛开了这一点,想全力打造一部小朋友开心、大朋友释怀的电影,也从这点动身,仔细考量每一个情节桥段。我们信任这部影片会创造猪猪侠系列电影的票房纪录,而且在口碑发酵上大有可为。”

  五一档观众调查

  据新京报记者统计,若是要看完五一档11部影片,共需要在电影院中破费1162分钟,折合下来或许19个小时。

  考察显示,我国大多数观众的观影行动实际上是不受档期所影响的,因此片方不该盲目地认为影片扎堆定档大档期是一件合乎用户需要的事情,另外,评分越来越成为观众挑选电影的参考尺度,只有高质量的内容才干经得起观众的测验。今年五一档终极的成色如何,我们刮目相待。

  记者 周慧晓婉 【编纂:姜雨薇】